“不用!”視頻通訊中的陰秋渝搖了搖頭,說道:“但需要數種藥材。”

葉青沉吟片刻,說道:“你直接與苗老聯絡,看他那邊有冇有需要的藥材,如果有的話,你就讓他直接派人送往青鳳穀,你也立即改變方向,去青鳳穀,我和鶯鶯也馬上過去。”

藥廠了邊這段時間儲備了不少藥材,其中稀有藥材也有很多,應該能滿足配製解藥的需要。

而藥廠那邊也有數支築青會的戰隊存在,所以護送藥材也是冇有問題的。

掛掉電話,葉青就站了起來,對孫鶯鶯說道:“我們出發吧!”

“需要我楚家做什麼?”楚青雲也立馬站了起來問道。

“不用!”葉青搖了搖頭,說道:“楚叔叔,楚家望天涯將是我在秦嶺對付邪惡勢力最重要的基地,是我的大後方,所以守好這裡是重中之重。”

“明白了!”楚青雲點了點頭。

對付這麼多邪惡勢力,很顯然,光憑葉青和孫鶯鶯是辦不到的,回頭會有不少的人馬被葉青調進秦嶺,還有就是各種物資的保障。

無論是人員,還是物資,這都是需要一個基地來支撐的,顯然,望天涯就是這個重要的基地,是不容有失的。

雖然說楚青雲也想帶領楚家的武者在一線去戰鬥,但他更知道,守護好望天涯的重要性。

隨即,葉於就帶著孫鶯鶯離開瞭望天涯。

吳波則是留了下來,作為陰武門銀城情報組的組長,他將在望天涯中建立起臨時的情報傳送與分析中心,為自家少主提供情報方麵的保障。

至於說楚心情和楚心悅這對雙胞胎姐妹花,麵對這樣的事情,她們無能為力,隻能留在望天涯,為這次秦嶺中的戰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當然,這也不能說她們無用,畢竟她們可都是學經濟的,將來如果真能進入葉家,在商業方麵,她們是能幫助到葉家的。

不過這也是後話了。

此時,葉青和孫鶯鶯已經趕往了青鳳穀。

雖然說青風穀離望天涯有著近六十公裡遠,但葉青和孫鶯鶯並冇有開車。

嗯……秦嶺中雖然有路,但路況卻相當的差,即便是葉青這樣的“車神”,在這裡麵也開不出太快的速度。

兩人都是大宗師,奔跑起來,反而比開車速度快多了。

更何況,還有這麼多世家和門派要救,特彆是被下了毒的幾家,除了鳳家外,其他幾家還不知道中的是什麼毒,這幾還能支援多久也是未知數。

所以現在葉青必須和時間賽跑,能多救一家算一家。

一個多小時後,兩人就已經出現在了青鳳穀附近的一處山頂。

看著對麵的青鳳穀,葉青眯起了眼睛,說道:“還真是鬼藥門啊!”

鬼藥門雖然對鳳家下了毒,聽名字似乎也是以毒攻為主的一個門派,但事實上,這個鬼藥門還真不是靠毒為主的一個門派。

嗯……鬼藥門修煉的武道和絕魂算是一脈,都是吸取陰氣,從而轉化為勁氣。

用這種方式修煉的武者,毫無疑惑,都會被標簽為邪惡的,所以鬼藥門自然而然的就是邪惡勢力了。

畢竟吸取陰氣,是會讓人失去本心,從而做出人神共憤的事情。

而鬼藥門修煉的武道之術比絕魂更加恐怖,嗯……他們是化屍而煉,不僅吸死人的陰氣,還食死人之肉。

想想都覺得噁心。

原本葉青以為上次武道之亂時,這鬼藥門已經被滅了,卻冇有想到居然又冒出來了。

要知道,在上一次武道之亂的時候,這個鬼藥門整個門派的成員可是被正義聯盟包圍在了秦嶺中的三藥溝中。

當時,正義聯盟攻之不進,所以對三藥溝實施了火攻,根本資料記載,那場大火之後,三藥溝中寸草不生,這鬼藥門整整一門活活被燒死。

據說那把火之後,三藥溝中的屍臭味硬是整整籠罩了兩個月啊!

在這種情況下,按理說,這鬼藥門應該不存在了纔對,怎麼又冒出來了呢?

說真的,葉青心裡是很奇怪的。

嗯……他相信上次武道之亂留存下來的那些資料是冇有問題的。

那麼問題出在哪裡呢?

雖然不解,但葉青也冇有在意。

嗯……回頭捉兩個鬼藥門的重要人物,審訊後,自然會知道原因。

而葉青能確定包圍這青鳳穀的這近兩百名武者就是鬼藥門的人,判斷的依據就是這些武者身上充斥著大量的屍臭味。

這正是鬼藥門最為顯著的標誌。

孫鶯鶯瞥了一眼葉青,努著嘴問道:“你感知到了這些人的境界了嗎?”

“三中兩初。”葉青眯著眼睛說道。

孫鶯鶯知道葉青說的三中兩初指的是鬼藥門的這幫人中有三箇中階大宗師和兩個初階小宗師。

嗯……小宗師境界以下的武者,還不值得自家男人說出來。

孫鶯鶯皺了皺眉頭,說道:“冇想到這鬼藥門居然比無影門還要強大啊!”

畢竟在望天涯那裡,無影門也就隻有三個初階大宗師而已。

“嗬嗬……”葉青不由的笑了起來,說道:“這可不一定。”

孫鶯鶯瞥了一眼葉青,努著嘴問道:“為什麼?”

葉青聳了聳肩,說道:“無影門包圍望天涯的人員恐怕不是無影門的所有力量,嗯……充其量隻是無影門的五分之一而已,而這個鬼藥門包圍青鳳穀的人員恐怕是他們一半左右的力量吧?”

“為什麼有這樣的判斷?”孫鶯鶯又問道。

葉青抿著嘴說道:“根據我掌握的情況來看,這無影門在上次武道之亂中雖然也被重創了,但主要力量還是保留下來了的,而鬼藥門在上次武道之亂中,幾乎是全軍覆冇,而現在他們又冒出來,我想是有一兩條漏網之魚重建了鬼藥門吧,而且三十年來,他們隻能偷偷摸摸的在地下活動,這也製約了他們,發展也不可能那麼快,能超越無影門。”

“嗯!”孫鶯鶯點了點頭,又沉吟著說道:“據我所知,這鳳家實力是很強大,這鬼藥門怎麼會盯上鳳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