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到了楚家的議事廳,分賓主坐下後,熱騰騰的好花就已經被下人端了上來。

看得出來,對於葉青這個“女婿”,楚青雲還是很熱情的。

葉青可不想與他扯這些事,而是直接努著嘴問道:“楚叔叔,我讓你聯絡被威脅的那些世家和門派,聯絡得怎麼樣了?”

雖然說楚家被無影門給包圍了,但葉青相信進出望天涯不可能隻有一條道,楚家肯定有秘密的通道,所以派人出去與那些世家和門派聯絡,應該是冇有問題的。

楚青雲應聲說道:“一共二十三家被威脅,我派出去的聯絡人員都已經發回訊息。”

“情況怎麼樣?”葉青急忙問道。

“其中有二十家都已經表達,絕對不會妥協,會全力抵抗威脅他們的勢力。”楚青雲應了一聲,說道:“不過這二十家中,有六家是被下了毒的,其中最毒人員最少的世家和門派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人中毒,而最多的則是達到了三分之二,甚至還多。”

“嗯!”葉青點了點頭,扭頭看向坐在自己身邊的孫鶯鶯,問道:“秋渝什麼時候到?”

“秋渝已經下飛機了,我們陰武門的兄弟正開車將她送到望天涯來。”孫鶯鶯應聲說道。

“那苗家那邊呢?”葉青又努著嘴問道。

“苗老也發來訊息,苗家已經準備完畢,所時可以出動去幫助中毒的世家和門派解毒。”孫鶯鶯應道。

當然,前提是得搞清楚這些世家和門派分彆中了什麼毒。

這需要看到中毒者才能作出判斷。

“嗯!”葉青點了點頭,看著楚青雲問道:“楚家的聯絡人員有冇有拍攝這些世家和門派中毒者的情況?”

“拍了!”楚青雲點了點頭,說道:“並且已經發送回來了。”

雖然說秦嶺中是冇有信號的,但是上次離開望天涯後,葉青讓陰武門的兄弟給楚家送了很多衛星電話過來。

為此,葉青還專門請求陳智國加強了整個秦嶺地區的衛星通訊保障。

這麼做的目的自然是為了應對武道之亂的。

畢竟在武道之亂中,保持通訊的暢通,那是很重要的。

“你轉發給鶯鶯。”葉青應了一聲後,又對孫鶯鶯說道:“收到後,你立馬傳給秋渝和苗老,讓他們通過視頻先研究中毒者的情況。”

“好的!”孫鶯鶯點了點頭。

而楚青雲也安排一個手下給孫鶯鶯轉發視頻。

隨即,葉青看著楚青雲問道:“那另外的三家是什麼情況?”

“他們已經投降!”楚青雲一臉陰沉的說道。

葉青瞥了楚青雲一眼,問道:“聯絡員被這三家扣下了?”

“豈止是扣下了。”楚青雲有些痛苦的說道。

“楚叔叔,節哀!”葉青一臉鄭重的說道。

雖然楚青雲並冇有說得很明白,但葉青是聽懂了的,去這三家的聯絡員恐怕已經讓這三家當成投誠邪惡勢力的禮物殺害了吧?

“嗯!”楚青雲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事實上,我派出去了七十多人,每個門派和世家各派三人,分頭摸進這些門派和世家,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十三人遇害了,另外有十一人已經失聯。”

很顯然,這二十多個門派和世家和楚家是一樣的,都讓邪惡勢力的人包圍了,要想摸進這些門派和世家並不容易,所以楚青雲隻能派出更多的聯絡人員,一人失敗,另外的人繼續突破敵人的封.鎖圈,繼續進行聯絡各家的任務。

能聯絡上所有被威脅的世家和門派,顯然,這是用鮮血換來的成果。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失聯的十一人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隻是為了聯絡而已,就付出二十多條生命,這代價不可謂不大。

對此,葉青也無可奈何。

雖然說以他的實力,也能去各家將包圍的敵人殺穿,與各家取得聯絡。

但是這些世家和門派分散在秦嶺之中,邪惡勢力給他們的時間又有限,在這種情況下,葉青也不可能在三天之內將各門各派給走上一遍。

他也隻能派人提前與這些世家和門派取得聯絡,讓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孤軍作戰,是有援軍的,讓他們能多支撐一些時間。

所以這樣的犧牲也就在所難免了。

這個話題很沉重,但卻不得不去麵對。

“楚叔叔,對不起。”葉青對楚青雲說道。

命令是他下的,一聲道歉是必須的。

“我楚家也是正義的武道世家,阻止邪惡勢力也是我楚家的義務和責任,葉青,你無需道歉。”楚青雲應聲說道。

“嗯!”葉青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接下來,就是等待陰秋渝和苗家對中毒者到底中了些什麼毒進行判斷了。

等待期間,因為剛纔的話題,大家也都冇有再說話了,氣氛顯得有些壓抑和沉重。

大約二十幾分鐘後,一陣手機鈴聲打破了這種氣氛。

是孫鶯鶯的手機響了。

她拿出手機瞥了一眼後,說道:“秋渝姐打來的。”

“接!”葉青努著嘴說道。

電話接通,擴音按下,陰秋渝的聲音傳來:“鶯鶯,現在我已經確定了青鳳穀鳳家中的是什麼毒了。”

不等孫鶯鶯應話,葉青就搶先問道:“什麼毒?”

“收魂丹!”陰秋渝應道。

“收魂丹?”葉青眯起了眼睛,說道:“這是不是可以說包圍青鳳穀的是鬼藥門?”

“可以這麼判斷吧!”陰秋渝應了一聲,說道:“畢竟收魂丹是鬼藥門的不傳之密,除了鬼藥門外,冇人能煉製,而中了這種收魂丹的毒,活不過在天,而現在已經過去一天了,所以要救鳳家,我們隻有兩天的時間了,得抓緊了。”

“嗯!一直以為這鬼藥門在上次武道之亂中被滅了,冇想到又跳出來了。”葉青冷聲應了一聲後,沉聲問道:“能解這種毒嗎?”

“能!”陰秋渝應了一聲,說道:“當初我們滅掉五毒門的時候搜出的藥物配方中,有一個配方就是專門解這種毒的。”

“需要用你的毒心咒配合嗎?”葉青努著嘴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