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仙丹,實在誘人。

十分鐘過去,價格都喊到了四十三億七千萬,喊價依舊陸陸續續的冇有停下。

眼看就衝五十億。

秦錚舔了舔唇,“小嫂子,既然是假的,你花這麼多錢買它乾嘛?”

“如果落到其他人手裡,吃了會死。”霍謹川開的口。

秦錚還是不明白,“既然都拍賣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就算真出問題也算他們自己上當受騙,關我們什麼事啊?”

“就是就是!”魏曉非常、特彆、很讚同他這話,“你們這樣喊價拍,等於是當冤大頭嗎!”

說的好聽,是救人。

可這裡是拍賣場!

所有東西拍賣,全憑自願。

他們拍賣下來,花個天價,你說這是救誰?

救什麼人,能花這麼多錢?

也冇人會感激!

這不明擺著,花錢找難受嗎?

而且五十億了哎!

“不是!”秦錚後知後覺,他看著黎纖,“小嫂子,你可不像是那麼善良的人吧?”

認識黎纖快一年了都,黎纖的性格可是睚眥必報,從不會讓自己吃虧。

有錢那也會被她塞進自己口袋,怎麼會乾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秦錚咕噥,“你不會是想光明正大騙謹哥的錢吧?”

黎纖冷睨了他一眼,“霍謹川的錢我還用騙嗎?”

“嗬嗬......”霍謹川喉間溢位兩聲低笑,“的確不用。”

因為他會自願給。

隻要她要。

秦錚:“......”

他覺得自己現在,就像是正在好好走路,突然被狗踹了一腳。

還是兩隻狗。

“纖纖,”魏曉輕扯了下黎纖衣袖,“我也覺得不值。”

豈不是不值,簡直太不值了!

可是她話剛落,江格的聲音又響起來。

“六十億。”

魏曉:“......”

這都能買她爸媽十個工作室了。

這就是真正的豪門嗎?

原來霍家這麼有錢的嗎?

這個天價,已經超出很多人的支出能力。

聲音隻剩下冇幾個。

加的價,也是一千萬,幾百萬的開始加。

江格直接又喊,“六十五億。”

其他人看著這邊包廂,都一臉唏噓。

主辦方也冇想到,這幾顆藥竟然能拍到如此高價。

主持人臉上笑意都壓不住,“當前出價最高六十五億,還有人加價嗎?”

她問了好幾遍,都冇人再吭聲。

可就在她準備敲鑼時,一道女聲傳出。

“七十億。”

從斜對麵傳來的。

簡語。

江格:“七十五億。”

“八十億。”

“八十五億。”

“九十億。”

“......”

原本都要敲鑼了,結果又橫跳出一個人。

這也就算了。

雙方直接五億五億的加,中間毫不猶豫停歇。

這哪裡是拍賣?

這簡直是鬥錢啊!

下邊那些,自稱有錢人的人,此時都無比驚然。

“一百零八億。”

而就在這時,突然又跳出第三道聲音。

來自下邊嘈雜座位裡。

一個,渾身都被籠罩在黑色鬥篷裡的身影。

這個人從進來開始,就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不管前邊多少件拍品,他從未開口有動靜。

就像一座雕塑。

此時,開口就是108億,跟二樓那兩個人鬥。

大佬竟然就在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