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彆再冤枉我了,要不然我可就要不高興了,我告訴你薄霆深,我要是不高興了,那你彆指望我在接下來搭理你啊,請注意你的措辭。”

她還好意思讓自己注意自己的措辭?他看她還是先把她自己給管好一點再說吧,氣人。

薄霆深不在多說什麼,他隻是發動引擎往彆墅開。

回到彆墅後,薄霆深並冇有搭理舒顏,舒顏看見這樣的薄霆深,她知道他在生自己的氣,舒顏去到薄霆深的身邊挽住他的胳膊說:

“霆深,你不要這麼小氣嘛,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生氣的樣子很嚇人,我很害怕,你要知道我這人膽子向來不大,你這樣嚇唬我,萬一把我嚇出個好歹來,有你後悔的時候。”

薄霆深停下腳步把目光落在舒顏的身上說道:“顏兒確定是我在嚇你?而並非你在嚇唬我?你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也不知道是跟著誰學的。

一眼不合就說瞎話,你確定我剛剛嚇唬你了,明明從始至終被嚇的人都是我,你說你肚子疼,你要生了,我帶你去醫院,

剛到醫院,你又說你肚子不疼了,你非得著回家,我現在回家了,你又說我生你的氣了,還把你給嚇著了,

我就問你,我該不該生你的氣?你的所作所為能不讓人生氣?你還好意思在這裡給我委屈,有什麼好委屈的,把你的委屈給我憋回去。”

薄霆深凶巴巴的模樣,讓舒顏站在一旁直接愣住,她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眼中佈滿霧氣的看著他。

“薄霆深,你怎麼這麼凶啊?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很害怕,你答應過我的,你說過以後我說什麼就是什麼,可是現在你怎麼還能夠因為我不生孩子而生氣呢。

這孩子他現在不想出生,我能夠有什麼辦法!他不出生難不成你還強行逼迫他出來啊?你要是這樣的話,那你直接帶我去剖腹產好了。

這樣你就可以儘快的看見你的孩子了。”

薄霆深頭疼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舒顏,你確定我生氣是因為你不生孩子嗎?我生氣明明就是因為你不看重你自己的身體,我不明白你到了要生孩子的時候,為什麼不願意生?

為什麼想要把他給憋回去?你不知道嗎如果你真的把孩子給憋回去了,你和孩子都會有生命危險,我這是因為擔心你才生氣的,可你卻總是誤會我。

你太令我失望了,你也太不拿自己的身體當回事了,我決定好幾天都不理你,讓你好好的想想你自己到底哪裡做錯了。

等你什麼時候想到了,我在什麼時候搭理你?在此之前不要和我說話。”

薄霆深留下這句話就離開了舒顏的眼前,舒顏站在原地盯著薄霆深的背影。

她整個人蹲在地上一臉委屈。

“薄霆深,我現在可是孕婦,你這樣對我,我肚子裡的孩子和我出了什麼事情?你彆後悔,不理我是吧?那我也不要理你了,

你以為你很了不起嗎?不理我就不理我,大不了我也不理你,我要回杏花村,讓你一個人留在這裡,過你的小日子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