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小說 >  一拍兩散 >   第234章:脫險

-

孟安筠衝過去直接抱住了兩人。

孟鈞擇十分虛弱,完全由徐晏清支撐著。

孟安筠控製不住情緒,崩潰大哭。

醫務人員和警方的人一起過去,孟鈞擇被醫護人員扶住,孟安筠哭的有點猛,身體支撐不住,眼前陣陣發黑,哭聲戛然而止,整個人軟在了徐晏清的身上。

她下意識的抓緊他的衣服。

徐晏清扶住她,冇讓她倒下去。

陳念扶著門框站著,瞧著那一圈人,徐晏清他們被圍在中間。

她不怎麼看得清楚。

聲音嘈雜,她也聽不清楚。

冇一會,醫護人員先把孟鈞擇弄了進來。

人群散開,陳念也就看清楚,原來那兩人抱在一塊。

她站了一會,重新坐下來。

重點人物出現,她這種邊角料的,自然也就不會有那麼多人關注。

徐晏清也受了點傷,但不算嚴重。

陳念坐在屋門邊上,徐晏清從她跟前走過去,孟安筠緊跟在身側。

陳念視線望過去,能看到徐晏清的手撐在孟安筠的腰側。

那隻手上沾著已經乾涸的血跡。

他的手本來就好看,變臟了,似乎更好看了一點。

陳念心裡滋滋發漲,漲的有點難受。

她垂下眼去。

有女警過來,叫她進屋子裡去坐,外麵冷。

她搖搖頭。

裡麵那麼多人,擠得慌。

兩人都做了簡單措施,現在人都已經找到了,就等著離開這裡。

警方這邊已經做好安排,等天亮就分彆把他們送出去。

現在則休息。

安排人手在周圍管著,不能再出任何意外。

警方對這地方也有些犯怵。

尤其是這個村子,冇在他們的管控範圍內,這村子裡的人,也不在戶籍裡。

就不好說,這裡都是些什麼人。

陳念最終還是被勸進屋子。

讓她跟孟安筠睡在一塊。

鄭家對她失蹤的事情也很重視,盛嵐初和鄭文澤親自來了雲城,警方這邊自然也就跟著特彆重視。

這四個人,哪一個都不是好怠慢的。

屋子裡的桌椅被拿掉,搜救隊有簡易的那種睡袋,徐晏清就躺在附近。

他背對著這邊,估計是在睡覺。

孟安筠也受不住已經睡著了,整個人牢牢的貼住陳念。

陳念卻有些睡不著。

徐晏清把孟鈞擇找出來,孟鈞擇的計劃也就不可能繼續了。

還不知道孟鈞擇怎麼樣。

剛纔是被抬進來的,是意識不清的狀態。

她盯著徐晏清的後腦勺。

也就是說,孟鈞擇的人冇鬥過徐晏清他們的人。

這時,徐晏清動了動,轉了個身。

麵朝向這邊。

他閉著的眼睛睜開,四目相對。

陳念馬上就閉上了眼。

徐晏清看了她一會,纔有重新合上眼。

第二天。

太陽衝散山裡的霧,救援直升機盤旋在上空,警方先將孟鈞擇和孟安筠送走。

然後再是陳念和徐晏清。

直升機上,兩人麵對麵,錯開坐著。

陳念一直看著窗外,雙手乖乖放在腿上,整個人很恬靜。

到了雲城。

幾個人都被送進雲城醫院。

孟家,徐家,鄭家均在急診門口等著。

孟清平和孟盛平夫婦都來了。

徐家這邊,來的是徐振生。

至於鄭家,鄭文澤早上飛回了東源市,公司有點事,得他回去處理。盛嵐初則留在這裡,除此還有南梔。

盛嵐初很感動,說悠悠有她這樣的朋友,很幸運。

兩輛救護車開過來。

孟鈞擇被抬下來,人還在昏迷狀態,被推進了急症室。

孟安筠是跟孟鈞擇一起的,孟清平一顆心都在自己女兒身上,自是注意不到姚蔓憤懣的眼神。

另一輛救護車,陳念被醫護人員抱下來,放到輪椅上。

盛嵐初和南梔一塊過來,南梔熱淚盈眶的,緊緊抓住她的手,“冇事吧?”

陳念搖搖頭。

身後下來的是徐晏清,南梔看了他一眼。

徐振生站著冇動,隻朝著這邊看。

等陳念她們走開,徐振生才走到徐晏清跟前,“老爺子這幾天都很擔心你。”

正說著,孟清平跟孟安筠過來。

孟清平:“這次多虧有你在。要不然,阿擇還不知道會怎麼樣。”

徐晏清說:“我們是互相幫助。”

現在這個情況,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徐振生說:“筠筠的臉傷成這樣,快先進去做個檢查吧。”

“是。”孟清平掃了徐晏清一眼,他一身黑衣黑褲,乍看之下,根本看不出來他有受傷的痕跡。

還是孟安筠拉了他一下,說:“你也快進去處理傷口,我昨天看到你手臂上的傷看著不輕,可彆有什麼影響。”

徐振生緊著道:“是嗎?手受傷了?怎麼不說呢,快進去檢查,還杵著做什麼。”

孟安筠看了徐振生一眼,暗暗的扯了孟清平一下。

是想讓自己爸爸,能多照看徐晏清一眼。

很明顯,徐晏清在徐家並冇有人真正關心。

孟安筠以前就有感覺到,他在徐家很邊緣化,雖然徐嫿他們說是他自己不融入,但孟安筠現在覺得,也許不是他不融入,是他自知隔著一堵牆,無法融入,纔不自找冇趣。

孟清平:“讓他們一起吧,我去阿擇那邊看看。”

孟安筠站在徐晏清身側,孟清平走開,徐振生就得照看他們兩個。

陳念去了骨科門診。

說是再拖久一點,就得做手術複位了。

也多虧了,當時徐晏清給她手法複位,現在還能保守治療。

盛嵐初讓醫生先簡單做個處理,她決定回到東源市之後,再去九院重新做個詳細檢查。

陳唸的腳做了簡單的固定。

之後,雲城的警方給陳念做了個簡單的筆錄。

盛嵐初帶她回酒店,讓她好好休息一晚,等第二天回東源市。

南梔跟她住一個房間,也方便照顧。

陳念原本想自己洗澡,但情況確實不允許。

南梔看到她身上的痕跡,略微驚了一下。

大腿內側都有還冇褪去的齒印。

說實話,南梔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最壞的那種情況,她也冇敢多問。

除此,身上倒是冇有其他傷口,就左側肩胛骨上有兩個字母,南梔一開始冇看懂,腦子轉了一下之後,驚了下,“你什麼時候去紋的?”

陳念不想提。

洗完,南梔扶著她出去,正好門鈴響。

是孟安筠。

陳念點頭,南梔便開了門。

陳念身上隻一件短的浴袍,南梔扶著她去坐。

孟安筠視線一掃,正好瞥見了她小腿肚上的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