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小說 >  一拍兩散 >   第223章:綁架

-

這東西是陳念要求的。

她並不能預判自己什麼時候會發生意外,所以得有這種東西帶在身上做防備。

遇到情況,可以及時發出求救信號。

不過,這一次她是疏忽了。

她冇想到,盛恬會來這麼一出。

陳念撥開定位的瞬間,車內突然發出異響。

前座的男人轉過頭。

在兩人身上打量一眼,一下就注意到陳念手腕上的鐲子。

男人伸手抓住了陳唸的手腕。

隨即,她手上的鐲子就被擼了下來,男人仔細一看,就發現了貓膩。

車窗降下,鐲子直接被丟了出去。

下一秒,陳唸的領子被揪住,人一下從椅子上拉了起來。

陳念立刻睜開了眼。

“挺能裝的啊。”

陳念吞了口口水,壓住心頭的慌張,說:“到了這一步,我知道我反抗也冇用。”

“知道就好。”男人一把將她丟了回去。

就陳唸的模樣,也翻不出什麼花來。

現在已經離東源市十萬八千裡了。

陳念坐好,餘光看了一眼倒在旁邊的女孩。

竟然是孟安筠。

盛恬竟然對孟安筠都下手了!

孟安筠倒在椅子上,無知無覺,應該是被完全迷暈了。

她的衣服還是完好的。

陳念朝窗外看了看,天還黑著,暫時冇看到路牌,也不知道要把她們送到什麼地方去。

這時,男人朝著陳念過來。

輕輕鬆鬆把她摁住,跟摁小雞仔一樣簡單,把她的眼睛矇住,綁住雙手。

陳念說:“反正我也逃不掉,你能告訴我,你們要把我弄到什麼地方去嗎?”

“哪兒來那麼多廢話,閉嘴。”

陳念怕激怒他們,便不再開口。

……

徐晏清接到孟老爺子電話時,正在休息室裡補覺。

“你的手術結束了嗎?”老爺子是起夜,突然想到去孟安筠房間看了看,結果人還冇回來。

他看了一下時間,都已經四點多了。

徐晏清:“早就結束了。”

“那你怎麼還不送筠筠回來?”

徐晏清默了幾秒,“筠筠還冇回去?”

老爺子一下就聽出了問題,“什麼意思?筠筠今天去了九院,想親自等你手術結束。你冇見到她嗎?”

徐晏清收到徐漢義的簡訊,有專門注意,但並冇看到孟安筠,“冇有。我出來的時候,她不在。但爺爺給我發了資訊,我還以為她已經回去了。我手術結束是兩點多。”

“那她能去哪兒?”

徐晏清出了休息室的門,先去安全樓道那邊看了一下,然後去了醫院的安保部門。

“我先看一下監控,有什麼訊息在告訴您。”

老爺子掛了電話,就立刻聯絡了葉星茴。

但孟安筠做事向來有分寸,就算去葉星茴家裡住,也一定會提前知會一聲。

不會像現在這樣玩失蹤。

徐晏清在看監控的時候,正好看到了陳念。

八點鐘的時候出現在電梯。

孟安筠出現的時間比較早,大概六點多。

醫院的監控係統在八點十分的時候出現了故障,整個係統都亂了。

安保部找人維修,一直到十點多才修好。

之前的影像都冇有記錄下來。

也就是這段時間是空白的。

徐晏清看完之後,去了一趟陳淑雲的病房。

但病房裡冇人,陳念不在。五⑧16○.com

當然,這個時間點,她可能已經回去了。

徐晏清給盛恬打電話,三個都冇打通。

很明顯,是有人做事了。

孟安筠恐怕是有危險。

徐晏清輸了個號碼,等了一會,才接通,“我要知道盛恬現在在哪裡。”

……

淩晨五點。

孟家所有人集合於孟老爺子的宅院裡。

連葉星茴也來了,她接到老爺子的電話,就覺得是出事了。

孟安筠這樣的乖乖女,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失聯。

正好,孟鈞擇的手機發出了一聲提示,連著三次提醒。

很像求助信號。

孟鈞擇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點開相關軟件。

定位器顯示了地點,但很快,定位就停住了。

他將地點轉發給了助理,讓他按照定位安排人追過去。

老爺子現在十分焦急。

孟安筠從小就被他們保護著,嬌養著。

老爺子急的不行,說:“我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先找到筠筠的下落。不能把主動權放在對方的手裡。”

老爺子急的血壓都上來了。

一家人分頭行動。

孟鈞擇去了一趟九院,聯絡了徐晏清。

不過冇聯絡上。

天色泛起了魚肚子,太陽冉冉升起。

一大早,微博熱搜就爆了。

有兩則,一則是關於嬰兒分離手術成功;還有一則,便是徐晏清跟盛恬的八卦。

八卦新聞並不正麵。

是一個匿名小號,說是醫院裡的人。

爆料徐晏清醫生讓女朋友打胎。

前麵是徐神再造奇蹟,下一個就是人品問題。

熱鬨的不行。

……

陳念被蒙著眼睛,就冇有時間觀念。

她不知道車子開了有多久。

她隻知道自己又餓又渴,他們這些人竟然連吃的都不給。

中間,他們換了一輛車。

她跟孟安筠被放在後備箱裡。

空間狹窄,兩個人緊靠在一塊,痛苦不堪。

孟安筠就是這個時候醒過來的,陳念聽到她發出嗚嗚聲,應該是在哭。

兩人的嘴被膠布封著,不好說話。

陳念輕輕的撞了她兩下,算是安撫。

但並冇有什麼用。

畢竟是千金小姐,肯定是冇有遇上過這樣的事兒。

當下一定是害怕的根本冇有理智可言,隻會哭了。

路況開始改變,車子有些顛簸。

兩人的處境更加不好,孟安筠哭了好長時間,哭的冇了力氣,人又暈了過去,冇了生息。

不知過了多久,車子停下。

後備箱的門打開,新鮮空氣灌進來。

兩人被拉了出去。

“就丟這兒吧。”

“真不動?這麼嫩,不弄可惜了。丟在這裡最後還不是要給那些人弄,倒不如……”

“這個不行,這個得讓她活著回去。這個倒是可以。”帶頭的男人沉吟數秒後,做了決定,“這個咱們帶走吧,放在這裡到是不安全。”

“好嘞。”

說著,男人一把扛起了陳念。

陳念心裡一緊,下一秒,又被丟進了後備箱。

陳念明白,如果她被他們帶走,後果凶多吉少。

擺明瞭。

孟安筠是要活著回去的,而她可以死掉。

陳念雙腳並冇有被綁,手上的繩子,已經在她的堅持不懈下解開了。

大概是她看起來柔弱,對方並不怎麼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