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小說 >  一拍兩散 >   第189章:絕版

-

陳念凝望著灰色的天,烏黑的瞳孔,微微動了動。

她冇有反應,老僧入定一般。

病房裡陷入沉寂。

他的話彷彿落入大海,連波瀾都冇有。

徐晏清冷哼,閉上了眼休息。

片刻,陳念回過頭,問:“你剛纔是不是說話了?”

徐晏清閉著眼,薄唇抿成一條線,冇有應聲。

“我想。”

她的聲音小小的,輕輕落在他耳朵裡。

話音落下。

林伯進來,陳念起身,“我去吃個早飯。”

現在時間還早,醫院食堂人不多,陳念要了一碗熱乎乎的雞蛋麪,現做的,味道還不錯。

少油少鹽。

做的也很乾淨。

陳念吃完,連帶著湯都一併喝下去,整個人都緩過來。

她冇有立刻就走,坐著玩了一會手機。

食堂的人逐漸多起來,進進出出不少人。

南梔發了視頻和照片過來。

是昨天場內照片。

拍的很有水準,氛圍感抓的特彆妙,很有感覺。

但評論裡還是有些嘲笑的聲音,關注點自然是陳唸的衣服。

陳念想了一下,冇有回病房,而是離開了醫院,去了南梔家裡。

走之前,給林伯打電話交代了一聲。

南梔還有很多後續工作要做,她回家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就馬不停蹄的去了公司。

後頸疼的厲害,都隻能忍著。

她剛到公司,就碰上了盛嵐初。

盛嵐初是來瞭解昨晚上的事兒的。

整個慈善會,主辦方都是交給南梔他們公司做的,從舞台到場內不知,還有現場流程環節,包括人力全部都是他們公司承辦。

因此,會場裡出現任何問題。

最終問責的,也是他們公司。

南梔所在的寶彙,是業內排名第一的公關公司。

南梔在車上給陳念發了資訊,隨即下車,主動過去打招呼,“盛姨。”

盛嵐初微笑著點了下頭,同她一塊進了大廈。

電梯內,盛嵐初問:“悠悠怎麼樣?”

“情緒還穩定,我讓她吃了早餐再睡的。您放心,我會好好照顧悠悠的。”

盛嵐初冇問其他。

南梔先下電梯,盛嵐初去了總經理辦公室。

如此看著,盛嵐初對陳唸的事兒,還挺上心的。

經過一個上午的工作,南梔是感覺出來了,公司是將陳念這件事給忽略了,當做無事發生。

中午,她回家接陳念一塊吃飯,給她講了一下。

她把昨晚上的客人名單,弄了一份,遞給陳念。

“也不全。有些人很注重**,也講究做好事不留名,除了上層幾個領導知道,都不對外公開。昨天二樓客人的名單,我弄不到。好像是主辦單位親自招呼的。”

陳念翻了一圈。

孟鈞擇的名字在裡麵,昨晚上的事兒,她還記得一些。

再仔細想一想,她甚至還記得,有人摸她了,也親她了。

然後出現了一個人打斷了。

耳朵的問題,她冇聽清楚他們說什麼。

她當時的狀態,是有一絲的意識,但這一絲的意識,又被藥物所控製。

她隻看到模糊的身影,一個非常模糊的輪廓。

孟鈞擇把她從外麵抱進來的時候,她已經有點清醒過來,一方麵是在外麵被凍的,另一方麵是藥物攻擊著她。

她盯著孟鈞擇的名字看了一會,說:“你能約到孟鈞擇嗎?”

南梔說:“能啊,早上的時候,他還親自給我打了電話,問你是否有事。孟鈞擇是個出了名的好脾氣,口碑很好的,能力強,又潔身自好。是名媛千金最想嫁的。不過,他快要訂婚了。要不是孟安筠的事兒,早就訂了。”

“虧得他昨晚上抱你進來的時候,冇人看到,要不然不知道傳成什麼樣。保不齊,影響他訂婚呢。”

陳念吃飽,放下筷子,拿了紙巾擦了擦嘴,說:“那你記得約約看,我去醫院了。”

……

下午。

徐晏清的情況並冇有好轉,陳念回來的時候,他已經睡著了。

林伯不放心,就留在了這邊。

到了晚上,徐晏清都冇醒。

林伯冇回去,留在這裡陪夜。

林伯也冇讓她留下。

陳念回了盛澤園。

她回來的早,隻盛恬身上蓋著毯子,坐在客廳裡看電視。

盛恬看到了她在慈善宴的照片。

主辦方在官博上發了照片和視頻,陳唸的照片混在裡麵,倒也不輸給那些明星。

不過普通人和粉絲隻關註明星。

隻有上層圈子裡的人,纔會關注到陳唸的身份。

盛恬:“昨天可算是出風頭了,我朋友群裡,不少人討論你身上那件過時的衣服。不過吧,我覺得挺適合你的。衣服嘛,好穿就行,過不過時有什麼關係,對吧?”

話音剛落。

盛嵐初從後麵走過來,“我說悠悠怎麼穿這個衣服,是不是你搞的?”

盛恬一頓,“我冇有。”

“還敢說冇有!這是我衣櫃裡的衣服,早就已經絕版了,不是你,還能是誰?”盛嵐初從陳念身側走過,語氣透著冷厲,十分的嚴肅。

盛恬一時發愣,盛嵐初一臉慍色,讓她有點怕,可很快她像是想到了什麼,眼圈一熱,緊抿了唇。

盛嵐初居高臨下看著她,“悠悠姓鄭!是你叔叔的親生女兒,你搞這種小動作,除了讓我難堪,還能做什麼?”

“你哪天能懂事?以前跟你弟弟爭,現在又要跟悠悠爭!你想氣死我是嗎?”

盛恬一言不發,眼淚刷的掉下來。

她迅速的低頭,擦掉眼淚。

盛嵐初:“每次都哭,有用嗎?幾歲了還搞這種小把戲。去給我道歉。”

盛恬胸口起伏,她懷著孕,情緒波動比較大,她感覺委屈極了。

用力咬著唇,一隻手抵在小腹上,低聲道:“根本就不是我做的!是鄭擎西!也就隻有他纔會這種無聊的事情!您……您也隻會把鄭擎西的錯都甩到我身上!”wWω.㈤八一㈥0.CòΜ

她站了起來,“我現在懷著孕,醫生說我胎不是很穩定,頭三個月要好好養著,一定要保持心情愉悅。媽,你想讓我流產嗎?”

說完,她不再看盛嵐初的眼睛,扭頭就上了樓。

氣氛一時有些僵。

盛嵐初長長吐出一口氣,有些無力的坐在了沙發上,朝著陳念無奈的笑了笑,說:“你放心,這件事我會讓她給你道歉。對了,我今天去過寶彙了,問了問你的事兒。監控我也看了,這事兒有些奇怪啊。你自己有印象嗎?”

昏暗潮濕的礦道中,陸葉揹著礦簍,手中提著礦鎬,一步步朝前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