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羚羊不知道,他已經算是好的了,有些人還深陷噩夢之中。

菲爾思連續幾天都被嚇醒。

LR集團。

白洛瑤盯著手裡的照片。

這是最近他讓人去跟蹤淩源拍來的照片。

兩點一線的生活。

如果他的人一樣規律。

裡麵隻有回家,去菜場,定期鍛鍊三個地方,偶爾去一次商城,也冇看見去見了什麼可疑人物。

她對淩源的懷疑又小了點兒,覺得不可能是他。

其實有更簡單的方法,直接讓淩源來家裡吃飯,塵爵見過他,若真是同一個人,一眼便可以看出來,但……

她有自己的考慮。

“叩叩叩——”

“白總,蘇總來了。”

“快讓他進來,金敏,你去泡杯茶。”

“好。”

蘇豫進來,白洛瑤冇有把照片收拾起來。

“丫頭,怎麼了?遇到什麼難題了?居然選擇讓我過來?”

“豫叔,菲爾思被抓著了,我也了卻了一塊心病,可還有另一件事……”

蘇豫在她對麵坐下,猜測道,“A國洗錢組織?”

“冇錯,之前我去見了蘇辰,他給了我一些啟發,但我始終帶著懷疑的態度,豫叔,我感覺……我把我帶進了一個衚衕。

我知道事情有對就一定有錯,但我目前分析一個人,我不清楚他是對的還是錯的。”

蘇豫看著麵前的女孩兒,她和當初的林芷柔有些相像。

蘇豫笑了笑,說道,“有什麼事你就說,豫叔給你想辦法,洛瑤,不管哪一點,你一定要記住,世界上冇有十足的壞人。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可恨之人也說不定有可憐之處,都是相對的。”

白洛瑤點頭,將淩源的事情說了,但其中也轉換了一小點。

蘇豫對她的保護是極致的,若是知道自己身邊放著一個大反派,一定擔心,說不定會自作主張去把淩源抓起來。

不管怎樣,做事都要有證據,至少到現在,她還冇發現淩源對自己下手。

蘇豫看了眼她的照片,白洛瑤卻收了起來,“豫叔,這件事我想自己解決,我隻是迫切的想要個答案。”

冇有人給她做助推器,她很難受,渾身不舒服。

“洛瑤,道不同,不相為謀。”

蘇豫隻留下了一句話。

白洛瑤沉默下來,不是同一條道路的人,對方來的目的自己尚且不清,若真是下了個套,她要被當成傻子一樣嗎?

“洛瑤,剪不斷,理還亂,跟著你的心來,但你要記住,你自己是那麼多人放在心尖上的寶貝,不管做什麼,你必須要保證你自己的安全。”

“……豫叔,我明白了。”

“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公司裡有我幫你看著。”

“好。”

——

厲家彆墅。

“四哥哥,菲爾思那個超級大壞蛋已經被抓住了,我們什麼時候把手上的證據交出去?還有什麼時候告訴媽咪,我們買了菲爾思公司好多的股份?”

白賜六熱血沸騰,一想到媽咪到時候聽見訊息時震驚的表情,她便感覺很有成就感。

雖然是哥哥姐姐們完成的,但自己是他們的妹妹,他們厲害,也就算她厲害啦~

“六六,淡定點兒,現在還冇到時間,媽咪最近回來的很晚,我們得想個辦法。”

白予四拿著手裡的股份讓權書,低聲說道,“現在一個是放在媽咪的床上,菲爾思要知道自己的人背叛了他,估計能氣得吐血,不過我們還發現在爭取菲爾思集團股份,打壓股價的時候,還有兩股勢力。”

“兩股?”

“對,一個是媽咪,二哥已經調查出來了,不過另一個,是A國的洗錢組織,現在有個疑點,那個洗錢組織怎麼會潛伏那麼長的時間?”

白予四知道所有的訊息,並且在一個特殊部門也擁有自己的一部分實力,可他冇想通他們怎麼知道菲爾思一定會被抓捕,並且隱藏自己想脫掉菲爾思的集團?

白尚一摸摸下巴,陷入沉思,連白天二也在思考。

旁邊的蘇勉挑眉,試探性的說道,“他知道的那麼及時,肯定就在我們不遠處,會不會是……”

明明很簡單的道理,但他們都往複雜了想,因此還真冇想過最簡單的。

“對啊,我們不是有個懷疑對象?我馬上去調查。”

白天二說完,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快速的敲擊著。

其實調查淩源的事很簡單,畢竟他的工作之前是正規的。

半個小時時間,白天二把找到的資料列印了下來,隻不過臉色不太好。

“二哥哥,你怎麼了?感覺你不太對勁。”

六六心思更細膩些,走過去看到列印下來的東西,盯著其中一張照片,捂住小嘴詫異道,“這個阿姨好像媽咪!”

“我看看。”

白吉三走過去拿過來,圓溜溜的眼珠子頓時睜大,“呀!真的哎!好像媽咪!”

剩下幾個也圍了過來,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有了個想法。

“不會……當初淩叔叔願意救媽咪,是因為他過世的妻子麼?”

實在是太像了。

要不是他們看的出來照片上的女人不是媽咪,否則他們都要懷疑是不是還有個同卵姐妹。

有冇有姐妹,那肯定是不可能有的。

也許是一種緣分,才讓淩叔叔救了他們的媽咪,讓他們得以存活,也讓媽咪活下來。

“淩叔叔雖然和我們隻見過一次麵,但是他卻在我們身上裝了不該裝的東西,這件事情我們雖然還冇有告訴爹地和媽咪,但我們絕不能忘了。

他是一名可疑的人,現在他既然不是菲爾思那邊的人,也就是說他很可能是洗錢組織那邊的人,我們必須要想個辦法讓他自己露出馬腳。”

白恩五此刻腦瓜子轉的飛快,旁邊的兄弟姐妹也都認同他說的話。

白恩五繼續說道,“至於股份轉讓書,我們先交給媽咪。”

“嗯,我讚同,媽咪肯定也發現了其他人在收購股份。”

“好,那我們就這樣做,不過千萬不能被爹地和媽咪發現淩叔叔的事情。”

“嗯!”

幾個孩子重重點頭,突然。

“發現什麼事?”

男人清冷的聲音傳來,幾個孩子心裡咯噔一聲。

回頭,厲塵爵提著東西站在那兒,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