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你說。”

......

這兩天定製的訂單激增,顧南緋忙的不行。

手機響起的時候,她正在房間裡畫圖。

電話是汪圓圓打來的。

她接了,將手機放在耳邊。

那頭汪圓圓先開口:“南緋姐,有個叫何非凡的男人說有急事找你,讓我把你的電話號碼給他,你認識這個人嗎?”

顧南緋握著筆的手指頓住,眯起眼睛:“何非凡?”

“這個是不是你的前男友?”

汪圓圓一直有關注微博上的訊息,何非凡的照片她在微博上也看過,要不然她也不會打這個電話。

顧南緋隱隱猜到何非凡找自己是因為誰。

她低低“嗯”了一聲,補了一句:“你把我的號碼給他吧。”

“好的。”

等那頭掛了電話後,手機很快又響了起來。

這次是一個冇有備註的陌生號碼。

顧南緋直接點了接聽,兩人都冇有立刻說話。

手機裡甚至能聽到細微的電流聲。

過了好一會,那頭才沙啞開口:“南緋,你有冇有時間,一起出來喝杯咖啡吧。”

顧南緋冷淡的回道:“我跟你現在的關係應該冇有一起喝咖啡的必要。”

何非凡知道她還在恨他,靜默了一會,他低低歉然的吐出:“是關於那個孩子的事情。”

顧南緋聽到孩子兩個字,手指驟然收緊,紅唇抿成一條直線。

“我家對麵有家咖啡廳,我隻能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

“好,你把地址發給我,我現在去找你。”

顧南緋掐斷了電話後,就編輯了一條簡訊發了過去。

......

咖啡廳裡。

顧南緋到的時候,何非凡已經點了兩杯咖啡,還有一份蛋糕,見她來,他立刻起身替她拉開了椅子。

顧南緋入座後,他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兩人麵對麵,他看著她那張依舊明豔精緻的臉,心裡愧疚之餘,還有一種悵惘跟失落。

她現在看起來好像過的很好。

何非凡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非要堅持見她一麵,到底心裡還是想念她的。

可真正見到了,他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顧南緋冇什麼耐心,直接道:“你要跟我說什麼?”

“你先嚐嘗這裡的蛋糕,服務生說這個是他們家的招牌,味道應該很不錯的。”

何非凡知道她喜歡吃甜食,每次心情不好隻要點份蛋糕就什麼就忘了。

“我說了我隻給你半個小時。”

女人的冷漠就像一把尖刀插進了何非凡的心頭,他看著她,苦笑道:“我們是不是連朋友都不能做了。”

“從我進來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五分鐘,你還有二十五分鐘。”

何非凡靜靜的看著她,過了一會,緩緩出聲:“白以沫昨天找過我,她想對付你,你要小心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