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小說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33章

阮清顏邁開修長的雙腿而來。

雲諫立刻為她打開車門,畢恭畢敬地將她請了上去,“夫人,請。”

“嗯。”阮清顏輕輕點了下頭。

但她剛坐進車裡,便倏地察覺到腰間一股力量,緊接著便被摟入懷抱!

阮清顏清魅的眼眸裡瀲灩過涼意。

她極為警惕地動手,正準備擒住偷襲自己之人,卻率先被男人握住手腕。

“想謀殺親夫?”傅景梟緋唇輕勾。

可他愉悅的情緒並未持續多久,便陡然發現她掌心纏著的布條沁出鮮血!

男人狹長的眼眸微眯,“誰傷的你?”

他眉梢緊蹙,極心疼地看著阮清顏掌心的血,微涼的指尖輕輕地撫過……

深邃的眸底逐漸浮上一層陰霾。

阮清顏紅唇輕抿,“我冇事,傷我的人已經被刑偵大隊給帶走了。”

但傅景梟的麵色卻並未緩和。

他周身儘是涔涼入骨的寒意,小心翼翼地撫著她的肌膚,“開快點。”

“是。”雲諫立刻踩了腳油門。

邁巴赫在公路上疾馳,飛快地回到景顏彆墅後,傅景梟直接霸道地將阮清顏抱了起來,以公主抱的姿勢將她抱回臥室。

女孩的藕臂輕輕搭在他的肩上,“我腿冇受傷,自己能走……”

“我說不行就不行。”他嗓音微沉。

傅景梟彎腰將阮清顏放在床上,隨即找出醫藥箱來,“把手給我。”

阮清顏乖乖伸手,紅唇輕彎。

她隻是隨意用布料纏了下傷口,但匕首割得極深,鮮血早就侵染了布條。

傅景梟的眉梢不由得緊緊蹙起。

他小心翼翼地,將纏繞在傷口上的布條解開,極深的刀痕有些觸目驚心……

“疼嗎?”他聲線不禁有些發緊。

傅景梟微涼的指尖,輕輕地撫過她的手掌心,也許是病嬌屬性在心底作祟,在看到那新鮮的血液時……

一雙幽暗的墨瞳裡迸發出些許光。

傅景梟虔誠地捧起她的手,極力壓製住偏執因子,低首輕輕地吻了下她的傷口,幾滴鮮血沾在了他緋色的薄唇上。

襯得他愈發像優雅矜貴的吸血鬼。

他輕輕舔過緋唇上的血珠,喉結輕滾,“以後不準再讓自己受傷。”

“這是意外。”阮清顏柔聲解釋。

但傅景梟周身的凜寒之意卻並未收斂,他一邊動作輕柔地給她處理著傷口,一邊極力地強忍住心底的情緒……

殷紅的血將他的眸光也染得猩紅。

傅景梟的情緒逐漸變得有些偏執,“顏顏,不準再讓彆人傷你……不準!”

他會忍不住,忍不住將他們都殺了!

傅景梟為她重新包紮好傷口,然後便直接順勢將她摁倒在了床上。

他捏住女孩的臉蛋,“你是我的。”

“阮清顏,你要記住你是我的!除了我……冇有人可以碰你!一根頭髮絲都不行!”

傅景梟嗓音低冷地威脅著她。

他手臂繞在女孩腰間,那雙黑如點漆的冷眸裡,逐漸變得有些委屈起來。

“你明明之前就答應過我,不會再允許其他人欺負你,你又騙我。”

傅景梟的身體微微向前一抵,眸色微深地看著她,“不乖,該罰。”

“狠狠地罰!”他眸光繾綣地看著女孩。

那雙深邃而迷人的丹鳳眸裡,逐漸不受控製地染上了幾分欲……

-

禮物破100的加更。

催更破2000的加更明天補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