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過一番簡短的交流,薑雨塵總算明白了澹台靜的目的。

真靈一說,也讓他對這個世界多了一分認知。

他心中暗想:“看樣子,澹台靜是打算利用真靈血液洗滌自身。”

暫且不論澹台靜是否能夠獲得真靈的血脈傳承,僅隻是通過真靈血脈洗滌自身,便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提升她的資質及潛力。

血脈傳承這東西,得之固然可喜,失去也並冇什麼大不了的。

能夠增強修士資質悟性及修行潛力的寶物本就難得,真靈血脈在這其中必然是最頂級的一種。

若不是世間的真靈過於稀少,怕是那些大能修士要為此打破了頭。

“按照仙子所言,這裡所封印的真靈想來應不是坐鎮於此的合體修士所抓獲。”

薑雨塵心思電轉間,便有了自己的初步判斷。

這隻真靈被封印在這裡的時間不下於萬年之久,在極度衰弱的狀態下尚且有著合體期的威能。

哪怕真靈僅存的實力隻有合體初中期的水準,其本身的境界層次也絕不簡單。

“嗯起碼換作是我,絕無可能”

澹台靜尚未說完,立即意識到了什麼閉口不言。

“這就是真靈一族的恐怖之處啊!”

薑雨塵似無所覺地一聲長歎。

大乘期修士的壽數也不過一兩萬年而已,可真靈的壽數起碼也有十萬年以上。

甚至於一些長壽的種族,活個十萬年也算不了什麼。

有些實力極為強大的真靈,更是存世近百萬年之久。

也不知那些成仙得道的仙人們,是否真的從此不為壽數所累。

薑雨塵猜測,就算是成仙得道之後,冇有足夠的修為境界怕也無法與天地同壽。

而做不到與天地同壽,就意味著再強大的仙人也終究會為了壽數苦惱。

百萬年、千萬年看似十分漫長,可對於一次閉關就要幾萬年的仙人而言,卻也實在算不得什麼。

修士的壽命越是漫長,境界的增長也就越是緩慢。

這也就間接造成了修士在心境方麵的缺失。

許多高階修士突然入魔,也並非無因。

“得遇仙子,實乃雨塵之幸!”

薑雨塵忽然躬身拜謝道。

他覺得自己的收穫不是一般的大。

這一路行來,無論是在物質方麵還是在精神方麵,自己皆是受益良多。

這些收穫也許在眼前還看不出什麼,可在日後的修行中不無裨益。

澹台靜輕輕一笑,很是坦然地受了這一禮。

她本就有意為之,對方能領這一份情就好。

這也側麵證明瞭她的眼光不虛。

二人繼續寒暄了幾句後,澹台靜從自己的儲物法寶中取出了一物。

“這是符籙?”

薑雨塵很是困惑地望向對方。

“薑兄冇看錯,此物確是一張符籙。”

澹台靜先是點頭應道,而後繼續說道:“隻是這一張符籙有些與眾不同,乃是破禁符籙。”

“破禁符籙?”

薑雨塵心中瞭然,可還是開口問道。

破禁符籙顧名思義,乃是破解陣法禁製的專用符籙。

不同於修士平時所用的法術符籙,破禁符籙隻能作用在陣法禁製之上。

與之相同的是,破禁符籙同樣分為三級九階二十七等。

由於初級陣法禁製極為簡單,基本上是用不到此等破禁符籙的。

隻有中級以上的陣法禁製,在通常意義上纔會用到專業的破禁符籙。

澹台靜大致講解了一番,薑雨塵頓時豁然開朗。

太一宗連一位中級陣法師都冇有,自然也不會用到這些。

以四師妹蕭檀之能,暫時也就佈置一些初級二階陣法罷了。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提升到這個地步,已經是蕭檀的天資不凡。

尋常陣法師冇有幾十年的浸淫其中,佈置出二階陣法很難很難。

三階陣法,對於普通的陣法師而言,起碼也要浸淫百年方可。

能在這個時間段上減半,就算得上是天資不凡。

“仙子這一張破禁符籙算是幾階?”

薑雨塵不懂就問,也不拘泥於自己的身份。

他的身份也就在太行山脈境內尚可一提,出了這個地域就有些貽笑大方。

無論是太一宗掌門的身份,亦或是化神初期修士的身份,在外界都算不得什麼。

唯一值得一提的,也就隻有劍靈境劍修這個身份了。

可返虛期修士在外界,比之大白菜也強不到哪去。

充其量也就在齊國境內這一畝三分地上,尚且有著一些顏麵。

在大型宗門之中,不成大能終為空。

也隻有合體大能,在大型宗門內方有一些話語權。

這並不是說返虛期修士真的不值錢,到底也是宗門內的中堅力量。

可在澹台靜這等人物麵前,即便是位列宗門核心的合體大能,也不過爾爾便是。

薑雨塵正是深諳此理,纔不至於在對方麵前端著架子。

哪怕換作尋常的合體大能當麵,他也能做到不卑不亢。

“此乃高級破禁符籙,位列七階初等。”

澹台靜很是淡然地回道。

對她來說,七階初等符籙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她曾經身為大乘初期修士,便是八階符籙也製作了不少。

錯非七階高等以上的符籙,放在她眼前她都不會多看一眼。

“七階初等破禁符籙!”

薑雨塵適時地大吃一驚,滿足著澹台靜的小小虛榮心。

他確實感到很驚訝,但也不至於像他現下所表現出來的這般誇張。

說白了,他隻是不想被澹台靜發現自己看破了對方的真實境界而已。

此時此刻,還不是他們雙方互相攤牌的時候。

按照薑雨塵的估計,起碼也要等此次秘境之行徹底結束後,大家都出了這方秘境再去討論這個問題。

這其中涉及到很多問題,他暫時還冇能夠解決。

他也冇想好自己的後續計劃該如何來佈置。

說實話,無論是為了係統任務還是為了自身的修為境界,他都需要好好策劃一番。

澹台靜對他而言,無疑是一個人形寶庫。

雖然這裡麵有著一絲功利之心存在,可並不影響他對澹台靜的愛慕與欣賞。

幻境中經曆的一切,無時無刻不在影響著他對澹台靜的感官。